哪些男人不能碰 文/深林

寫完了十個準備工作,深林打算推出另外十個參考指標給年輕女孩,來考慮交往的對象。

除非你只想炫耀給別人看,不然選擇一個「正確」的男孩並不是件太容易的事。相信妳們心中常會有這樣的疑問:我怎麼知道這個男孩真的喜歡我?他值不值得我對他付出感情?他值不值得信賴?

現在許多人對婚姻望而生畏,因為實在不容易找到理想且願意廝守終身的人。但是任何挑戰都會有它的規則可循。以下的內容就提供給各位參考:

哪些男人不能碰~(1)總是告訴女人該怎麼做。

有沒有和那種「只有我是對的」人交過朋友?在那種人眼中,妳所有的作為都是愚不可及,妳的想法都不值得一曬,只有符合他的想法和規定的才算聰明人。

跟這種人在一起,除了徒然讓自己自信低到一文不值以外,不會有其它收穫。當然,真正的朋友會適當的給予忠告,會告訴妳他對事情的看法;但是他不會取笑妳,不會一副「我拜託妳好不好」、「這種蠢主意除了豬以外不會有其它人想過」、「妳為什麼不聽我的?」……等等的表情。

換句話說,這樣的人要的不是一個朋友,而是一個可以讓他取笑,讓他覺得可以控制、滿足當老大慾望的寵物。除非妳想當寵物,不然跟這種人深交是在自取其辱。

曾經看過這樣的一幕:一對男女坐著和人聊天,忽然男的責備女的:「妳坐也沒有坐像,腿這樣子放也太醜了吧?」原來那女孩子雙腿交叉而坐,男的卻覺得要雙膝併攏才好看。大夥有些尷尬,沒有說話。後來有人告訴我:這並不是第一次。

妳們可以想見當我們聽到他們分手的消息,我們有多額手稱慶。還好那女孩還有些腦筋。

哪些男人不能碰~(2)甘願犧牲自尊來迎合女人。

現在來談談和第一種恰恰相反的典型。有種男孩會把妳捧到手心上,對妳百依百順,甚至可以讓面子丟到地上踩。他們可能會讓妳飄飄然,但是他絕不會是個好的對象。

為什麼會有男孩甘願犧牲自尊來迎合妳?有三種可能:

一是他天生的軟骨頭。他所有的自信自尊完全建立在被某人接受──也就是妳──的基礎上。一旦妳稍稍表示對他某些方面的不同意,他可能就要崩潰。跟這種人在一起,妳每天提心吊膽、如履薄冰。

二是他在算計著報酬。當春秋時代的第一霸齊桓公問病危在床的管仲誰能用不能用,提到易牙、豎刁時,管仲苦勸齊桓公切切不可用此二人。「為什麼不?」齊桓公不解,「易牙殺自己的孩子給我吃,還不夠忠心嗎?豎刁自宮來服待我,還不夠可信任嗎?」管仲道:「有誰不愛惜自己的孩子和身體的?連這些都可以犧牲,他們一定有更大的圖謀!」

可惜齊桓公後來忍受不住,用了他們兩人,結果國破身死,六十七天沒有人安葬,蛆蟲都流出戶外。

這些易牙豎刁不乏其人,屢見不鮮:婚前當條哈巴狗,顏面掃地也當飯吃,只差沒舔女孩腳上的塵土;婚後卻變了個樣,經濟大權一把抓,精神甚至生理虐待一齊來,教妳當條哈巴狗。的確得不償失。

三是他真的愛妳,是妳的白馬王子,以後也一定給妳幸福。不過這種人只有童話裏面找得到。

哪些男人不能碰~(3)常令女人難堪。

我在夏威夷讀書時認識一個女孩子,嬌小型的身材和隨和的個性,我們很快就成了好朋友。不久我結婚了,她有時會來我們家作客,我和我老婆都和她蠻熟的。
 
一天她告訴我有一個外國人追她。她說這外國人身世可憐,是個孤兒,常告訴她自己的故事。但是這人似乎不太能和人相處,常常令人有些難堪。「怎麼說?」我問。「比如說:他學了一點空手道,有一天他在眾人面前提到這檔事,他當場就要示範;這不打緊,他竟然什麼不說就抓著我的手,拿我當沙袋表演起來!我是比較保守的人,不習慣站在眾人面前,這讓我很不舒服……」

不多久,她又來跟我說另一個故事:他喜歡在公眾之中和她摟摟抱抱的,甚至吃點豆腐。對於一個東方女孩子這並不令人興奮,可是他不管這些。「妳跟他說了嗎?」「說了;但是他都能夠有他的一番說詞。」

我看得出來她不快樂。我盡量客觀地告訴她我的看法和分析,但是心裏一直想著:妳該離開這個人,這個人並不適合。

所以各位可以想見當我聽到他們結婚的消息我和老婆有多驚訝了。果然,一結婚立刻出問題。

一個常常(如果是「偶爾」那或許還沒關係)令妳感到困窘的男孩子,不論是有心或無心的,妳都要慎重考慮。

哪些男人不能碰~(4)要女人用性來證明愛他。

這種東西也不用我多說了,相信大部分清醒的女孩子不會上當。所以誰可能會「上鉤」呢?那些自信不夠的女孩子就是危險群。

如果妳是所謂新世代女孩,覺得性是妳歡愉的途徑,不在乎所謂貞操或可能潛在的問題;如果妳自覺可以應付,那麼深林沒有什麼意見。我個人不同意,但是每個人仍有個人選擇權。

但是如果當一個男孩向妳要求進一步的關係,而妳並不覺得舒服,妳不真的想作,那麼深林在這裏嚴正的奉勸妳:告訴他。讓他瞭解妳的感覺和標準。若他不接受,請,拜託:離開這個人。一個鐵律:他絕對不愛妳。妳只是他的獵物。百分之兩百妳們有關係之後他就會離開妳──因為妳太容易。就算拖泥帶水沒有離開,妳也絕不會得到過去的注意。這是鐵律,跟日昇日落一樣的定律。

有人可能會笑:什麼時代了,年輕時沒有試試雲雨滋味,不是太遜,太古板了?這樣誰會要?

女孩,別人的感覺和看法不是重點,他們不是神;重要的是妳的感覺。不要欺騙自己,如果不喜歡,不需要去迎合這世界的口味。

什麼?落伍了?不夠酷?我才要說當一個處女(處男也是一樣)才酷。找人上床還不簡單?能保持完壁直到婚約和承諾的時刻才不簡單。

哪些男人不能碰~(5)沒有朋友的男人。

不管願不願意,人自從一出生就必須和別人發生聯繫。不管一個人多麼自以為能自絕於任何人,不與另一個人類發生接觸,或多或少,在任何一個時刻,他都可能與另一個人交會。那不過是遲早的事。

既然無法避免與人接觸,這條聯繫便成了人類生命中最重要的環節之一。人們瞭解到他們必須合作才能生存,於是合作的能力便成為一個人的成熟度,甚至整個文明進步的衡量。

合作的第一步,是對他人發生興趣。

現在,如果有一個男孩喜歡離群索居,妳猜可能是什麼原因?

可能是因為他人太高貴了,沒人配接近他?
可能是因為他人太卑微了,沒人想接近他?

我沒看過這兩種人,倒是碰到一堆覺得自己是其中一種的人。我教英文時在課本上曾看過這樣的例子:兩個神童,一個是西洋棋冠軍,一個不到十四歲就快上醫學院了;兩個都有一個共同點──沒有朋友。

「其它年青人都很無聊,不瞭解我們。」他們異口同聲道。

妳會考慮這樣的人嗎?

合作的最基本表現是朋友,最至高的藝術和成就,是愛情和婚姻。一個連朋友都不交的人,愛情和婚姻的表現不用算命仙來鐵口直斷也可以知道結果。

哪些男人不能碰~(6)他的朋友妳都不喜歡。

有不少女孩問過我:怎樣看得出來這個男孩子好不好?適不適合?

我會給的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忠告是:物以類聚,看他周圍的人是怎樣的人。

不相信物以類聚?看看妳周圍的朋友,就算有許多不同,在妳們認為最重要的事上,妳們必然有相當接近的看法──不然妳們不會是好朋友。有的人相信互補,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互相吸引而在一起。這種吸引不是沒有,但是只能維持短暫的一段時間。要長久在一起,兩個人必然、必定,需要在最重要的價值觀上有一致的想法。

這不是說要找一個和自己完全一樣的人才行。大家都曉得,這世上有一個你就已經夠了;不可能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存在。但是,同樣類型的人卻是不少。如同磁鐵相吸一般,同樣類型的人會互相找到而待在一起。很諷刺地,有相同毛病的人也會聚在一起。我的一個教授說過有一種人格異常叫邊緣人格(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),這種人不知為何,那教授形容「就像雷達一樣」,就是能互相找到,一起生活,並互相折磨。其實或許沒什麼好奇怪的,物以類聚是定則。

想想:妳會把自己隨便的一面展現給自己喜歡的人看嗎?不會。男孩子也是。可是,他的朋友或許比較不會在妳面前裝。妳只要多認識幾個他的好朋友,仔細觀察他們的互動,他們在一起都聊什麼、做什麼,應該就可以知道他大概是怎樣的人。如果妳不喜歡這些人和他們做的事、聊的話,可是妳的男朋友似乎樂在其中,妳可能要考慮一下。千萬不要想改變他;不要想「以後不來往就好了」;重點是他可能永遠不會改變,他可能就是妳不喜歡的那種人。

另類應用:想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人?看看妳周圍都是什麼樣的人,妳喜歡跟誰在一起,應該會有個大概。

哪些男人不能碰~(7)妳不愛的男孩。

沒錯,妳不愛的男孩,就算再好,還是遠離些好。

曾經有這樣的一個個案:

一個四十多歲、三個孩子的母親,在飛往邁阿密的飛機上遭遇劫機。當劫機者揮動者烏茲衝鋒槍,揚言要殺掉乘客時,她對自己說:「如果我能生還,我就要和我丈夫離婚。我一定要在死前擁有一點讓此生有意義的東西。」

幸運的她平安歸來之後,果然實踐了諾言:她離開了丈夫和三個孩子,而且立刻就和一個自己崇拜已久的男人來往。那男人最後也離開了他的家庭,在最短的時間內倆人結了婚。

五年後有人訪問這對男女,發現他們的婚姻很美滿,也不遺憾離開過去的婚姻;但是離開她的子女卻是她心中永遠的痛;她的前夫雖然再婚,仍舊憤恨不平。(以上資料採自Judith S. Wallerstein 和 Sandra Blakeslee 合著,張慧倩翻譯的書,婚姻,可以很美滿(The Good Marriage--How and Why Love Lasts),天下文化出版)。

深林相信這故事將激發不少讀者,開始思索該不該傚法這位女士,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--雖然似乎該早個一二十年比較恰當。先不管她此舉恰不恰當,如果妳正面臨抉擇,深林建議:選自己所愛,愛自己所選。不要為了同情、金錢、想逃離家裏、想逃避問題、時間到了、我不夠好、或者「那個人沒有我會死」這樣的理由而跟一個妳不愛的人在一起。如果真的一點也不愛,讓他知道,省得許多人痛苦一輩子。

如果妳以為嫁誰娶誰只關係到兩個人,妳就大錯特錯。不只是雙方家人親友,更直接的,是這婚姻未來的子女,還有他們的子女,和他們的子女……當妳的子女看到父母維持的是一個有名無實的婚姻(妳瞞不過他們的;孩子不是白癡或木頭,他們感覺得到),以為那就是正常的婚姻,他們將會和妳一樣,在愛情與婚姻的路上辛苦掙扎。(這些當然不是深林信口開河,而是有研究為證的。)

各位或者唾棄文中的這位女士,或者激賞羨慕她的勇氣;或許會好奇什麼導致她的行動。事實上,她年輕時遭受父親的性侵害,十八歲時便草草和一個男人結婚,目的是為了要逃離虐待。我們要說這實在情有可原,但是對於這位先生和三個子女仍舊不公平。如果不愛這個人,跟他結婚不過是讓他和妳自己失去更多機會,加上摧殘自己孩子的婚姻罷了。她的決定仍然讓許多無辜者心碎。

哪些男人不能碰~(8)醋桶。

有時會看看星座,不過看看就算,盡量不去放在心上──因為人的一生不會是在那十二個標籤上。但是有一點關於天蠍座的描述卻還真有些準:獨佔慾強,滿是嫉妒心。

也許更因為深林算是獨子,從小就有全部的注意力,不習慣和人分享東西。

如果妳的男朋友一天到晚問妳去那裏,二十四小時沒有一刻不能看不到妳,還熱衷於電話查勤;如果他見妳和別的男孩聊個幾句就問東問西,限制妳不得和別的男孩說話,甚至控制妳的行動……不用再等,立刻離開他。他不適合婚姻。

我雖然還沒到那種程度,但是有個經驗可以自白:

那時我的三個老友之一來夏威夷來看我和我女朋友(就是莫齋)。他是個充滿活力的小子,一個風趣的好人。我和他是好友,但有時也存在一些競爭。

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,我就是沒法不去注意他和莫齋的任何互動。他們好像講很多話;咦,她好像看他看太久了?哼,他好像在挑逗我女朋友?什麼?他們還走在一起!?

那幾天我真是坐立不安,甚至快要和莫齋吵起來。後來他回去了,本以為事情告一段落,誰知一天莫齋竟對我道:「你朋友的Email信箱是什麼?我想和他聯絡。」

我和她翻了。她很驚訝我的反應這樣大,我也不能理解她為何不瞭解;我們都不再說話。直到隔天,她寫了封信給我解釋她的感覺,我才漸漸放開,瞭解到這不過是朋友關係。我向她道歉,要給她Email;她大概仍怕我的感覺,竟沒有拿。

從此我知道我必須學習信任:信任她,信任自己。這是婚姻中極重要的元素之一。如果妳的他能知道學習改變;如果妳對他誠懇而坦白的說明妳的感覺後他能瞭解,那就沒問題。

或許我的例子還不夠勁爆,那瞧瞧下面這個:

也是在夏威夷,我認識的一男一女後來有些出乎人意料的成了一對,且論及婚嫁。一天一個女孩有事打電話給準新娘,順便聊了一下。也沒幾分鐘,忽然她掛了電話,臉上表情有些驚訝,我便問她怎麼了。

「我們才講到一半,」那女孩搖頭,「她忽然告訴我該掛電話了:她未婚夫在不高興,說她怎麼和別人講話那麼久……」

我眼如銅鈴:如果是為了她跟一個男的講電話而不高興,那還可以理解;她不過是在跟她的姊妹淘講電話哪!

後來沒他們的消息了。我看這婚姻不用算命也可以預知結果。

哪些男人不能碰~(9)見不得妳比他好。

大概是幾年前,一個叫史黛西(Stacey McLaughlin)的十七歲芝加哥女孩,在高中畢業典禮的前兩個禮拜被她的男朋友勒斃。為什麼?他不想讓史黛西上大學;她可能會認識其它男孩,她可能會比他好……

有沒有碰過在妳達到某個成就時,不但不恭喜妳,還一臉的嫉妒,或不屑道「有什麼了不起,我只是不要而已」的人?如果那是妳的朋友,最多不要理會罷了;若是妳的男朋友,那可夠瞧的。妳在他眼裏不過是隻寵物;寵物是不可以比主人還強的。

舉個親身例子:莫齋是個聰明的傻大姐,在大學時不論教授、上司、同學或同仁都極賞識她。後來我和她同時進行畢業研究,同時申請到一個國際性的會議展示,結果她的被相中,而我的落選。當我得知老婆的研究比自己的更得青睞時,著實傷心了一陣子。但是我也瞭解:她是我的太太,我愛的人,而不是我的對手或敵人。我應該學著真心欣賞她的成功,為她高興,並且更努力讓自己更進步。後來我終於也得到了肯定。

以傳統的眼光來看,男人一定得比女人強,不然就「鎮不住」女人,甚至會被她瞧不起。現在的社會仍然有這樣的壓力,這是當男人的難處。但是愛情和婚姻可不是主從的關係--而是夥伴的關係,朋友的關係。如果愛一個人,她/他的成就應該讓你/妳高興,也讓你/妳更努力進步才對。如果妳的男朋友開始對妳的成功感到不安,嫉妒,而自己也不會想學習和進步;甚至還想說服妳,控制妳... 妳讓這樣沒有安全感和自信的人當男朋友?妳該知道怎麼做了。

有時這並不是容易的事,特別是傳統上對男性的期望,如在事業上的成就等。這需要許許多多的協調、諒解、將心比心、合作、無條件的肯定、和一堆的愛。這是包括深林的所有男性都該努力學習的功課。

哪些男人不能碰(10)/一天到晚「我媽媽說……」

老實說,深林不確實知道這樣的男孩佔多少比例。但是相信是有一些男孩惟爸媽是尊。

孝順是我們中國最最基本的傳統美德,任何不孝順的行為我們都該遠離。問題是孝順不等於臍帶不斷,什麼事情都只聽爸媽的,自己沒有一點主意。曾有個婚姻出問題的女性奇怪的告訴我:「婚前我看他很孝順的呀!怎麼他會是這種人……」咦,這還用想,他「孝順」爸媽就犧牲掉妳了呀!

曾經看到這樣的故事,不知是真是假:一對男女在婚禮當天,雙方都相當緊張。不久男方竟尿濕了褲子。女方想大夥兒都嚇壞了,這樣的反應雖嫌過分了點,也不要對他太苛責罷。不意卻聽到男方抱怨:「哎!我媽媽為什麼不叫我多準備一條褲子?」她一聽,立刻要求解除婚約。蓋這傢伙連條褲子都得他娘來拿主意,將來的生活還得了,豈不黏在媽媽的圍裙上才怪?還能倚靠麼?

又聽過更誇張的,真人真事精彩演出:一對夫妻結了婚和婆婆住在一起,婆婆從煮菜到工作什麼事都管,有如指揮大軍威風凜凜。這也就算了,她竟還要半夜三不五時來個突擊檢查,大概是想確定小倆口「安份守己」,睡覺也合乎禮罷。結果每次倆人在敦倫時都得緊張地盯著門口瞧,一有風吹草動得立即分開躺好。女方不堪其擾,三番兩次向男方抱怨,男方竟然道:「我媽媽說她只是關心我們而已啦!」女方終於提出離婚。

聖經上說:「人要離開父母,與妻子結合,倆人成為一體」,這不是說從此與爸媽分道揚鑣誰也不管誰,而是在情緒、心理、生活、意志、甚至經濟上都能獨立,自行判斷決定事務。和一個還在吃奶的男人在一起,吃虧的還是自己。

曾在報上見到這樣的例子:一對男女第一天相親,男的一坐下來即道:「我媽說今天可以玩久一點。要吃什麼?我媽給了我不少錢。」約會的時候,男的還在我媽長我媽短的。不久又見他打手機嘰哩咕嚕,然後抬頭:「我媽說我們下禮拜還可以見面。」嗚呼!誰還要跟他見面?可是他下禮拜又打電話來,還得意道:「我媽說我們最好先用妳的名字買房子,她幫我們出了五十萬。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我的賴x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