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拉正為她那個十幾歲的女兒亞莉沙叛逆的行為困擾不已。亞莉沙跟一群放蕩的朋友已經鬼混了很久,態度愈來愈壞。羅拉跟她的先生與女兒長談之後,警告她再不收斂的話就要倒大霉了。由於先生為了趕公司的後項計劃,相當忙碌。因此監督亞莉沙的職責便在羅拉身上。剛開始,羅拉跟女兒幾乎是在比賽誰的嗓門大,羅拉一句,女兒頂一句,根本就奈何不了她。從此以後,羅拉頭痛不已。

晚上七點鐘左右,李先生下班回家看到太太正在洗盤子,就問她說:「海,親愛的,今天過得如何?」令他嚇了一跳,羅拉放聲大哭說:「糟透了,我受不了了!亞莉沙簡直就像個魔鬼,我講什麼她都不聽,整個星期完全無法控制,我們到底那裡做錯?」

「親愛的,妳先坐下來冷靜一下。哭無法解決問題。」李先生很平靜,理性地對她說。「把眼淚擦掉,我們好好來討論這個問題,我相信總有辦法解決。」

羅拉仍然哭著說:「你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,我怎麼勸都沒有用,她已無可救藥了。」

「羅拉,妳冷靜一點!我們一步一步來。首先,妳告訴我這個星期亞莉沙做了那些令人不高興的事?」李先生說。

羅拉啜泣說:「你不曉得,你整個禮拜都不在家,你當然可以若無其事。」

「我若無其事?我絕對不是冷漠,我只是想讓妳實際一點,妳這樣歇斯底里根本無法解問題。」

「我不是歇斯底里,我只是哭泣。我只是宣洩一下感情,這是你們男人做不到的事。」羅拉衝出廚房,倒在沙發上痛哭,她覺得所有的人都遺棄她,沒有人瞭解她,她好孤獨。

阿蓮娜和艾登剛上完館子回來。一踏進公寓,阿蓮娜便對艾登說:「艾登,我有件事想和你談一談。」

「現在?」艾登一臉疑惑地說:「已經很晚了,親愛的!」

阿蓮娜高嗓子強調說:「對,就是現在!」

「好吧,什麼事?」艾登不耐煩地說。

阿蓮娜開始說:「最近你對我很冷淡,我知道你很忙,可是我們已經有一個禮拜沒有做愛了,我好想你!」阿蓮娜說完之後望著艾登,等待他安撫的話。艾登看了阿蓮娜一眼,懶洋洋躺進沙發裡,一句話都沒說。

「你為什麼不說話?」阿蓮娜追問。

「我聽到了,對妳的感受我很抱歉。」

「你就這麼一句?」阿蓮娜有點不高興了。

「我瞭解妳的意思,妳一定要我按妳期待的樣子回答,不然妳就要罵我?」

阿蓮娜火了:「錯!我只是想要你跟我在一起的那種感覺!」

「我在呀!我沒有離開呀!」艾登冷冷地說。

「我需你的愛,你卻像個機械人坐在那邊,這跟沒有你有什麼差別?」阿蓮娜啜泣說。

「妳看看!好好的一個夜晚被妳一個無聊問題搞砸了。最受不了妳那該死的多愁善感。妳總是小題大作,妳若再這樣情緒化,我們不要再講了,我再也不想聽妳胡說八道。」

艾登衝出房間,留下他太太獨自哭泣。阿蓮娜心裡想她怎麼會嫁給這樣一個冷血無情的男人呢?

妳是不是曾經有過問題,覺得需要伴侶的撫慰。當妳向他求助時,他卻長篇大論訓妳一頓?妳有沒有嘗試過要求另一半分擔妳的難過或憂慮,但他卻說妳是杞人憂天,無聊透頂?

我曾經目睹上述這對夫妻的兩性戰爭,我問自己:「為什麼男人會如此憎惡女人鬧情緒?」許多專家認為這是由於男人自身也不喜歡看到自己情感上的脆弱,是以對女人鬧情緒便覺得很不舒服。我個人雖然同意這種普遍的觀察,但是並不認為是問題的全部解答。

要揭開男人的這種神祕感須從更深一層的雄性性格中去思索。

男人憎惡看到女人鬧緒的第一項原因

  男人自小所受教育讓他們覺得諸事的安定有責任。
  在本書中我們一再提及,男人在孩童時期便已養成一種責任感的思想。
  「過來,吉姆,好好照顧你妹妹,不要讓她受到傷害。」
  「兒子啊!等你長大後,你就是一家之主!」
  「兒子啊!快來幫忙老爸把這包裹拿進去!」

當這些小男孩長大之後,在不知不覺中便塑造出一種信念:「如果我是真的男人,我必可勝任一切工作,我可以照顧我生活中的女人。」

他真的是個傻瓜,或是護衛妳的騎士?

當妳有麻煩想要伴侶援助時,如果這個麻煩已經造成妳情緒不安,他通常不會將妳說的話聽進去。他「聽到」的是:

  「幫幫我!」
  「救救我!」
  「幫我理出頭緒吧!」


身為女人,妳需要的是:

  「安心保證」
  「安撫寬慰」
  「擁抱愛撫」
  「有人聽妳說話」
  「安慰」
  「當訴妳一切都沒問題,不用擔心。」


但妳得到的卻是:

  「無情的告誡」
  「一連串的問題」
  「長篇大論的訓示」
  「被罵成不可理喻」


妳要的是情愛;他卻跟妳大談邏輯;妳希望受到母親孺的呵護;他卻像個嚴厲的父親。

在我的前半生中,曾經有一次偶發事件最能說明男人的這種神祕。我跟辦公室的同事在溝通上有些小問題,我對他的工作態度不太滿意。下班回到家我迎面碰上我時的丈夫,「我受不了,我快崩潰了!」我對他說,並且開始述說在公司的挫折。他靜靜地聽了幾分鐘,當時我們還站在走廊上,聽完我的不平之後他開始教我如何一步步去解決問題,指出我之所以造成今日之情勢的錯誤所在,一講就是廿幾分鐘,我愈聽愈生氣,就哭了起來。

  「怎麼啦?妳不喜歡我的意見?」他問我。
  我回答:「我不是說你的意見不好,我現在的心情需要的是安慰,你卻跟我大談我的錯誤。」
  「對不起,我沒能了解妳的需要。」他反駁說。

誰是誰非實在很難斷定,或許我們兩人都有錯。他認為他是在幫助我,卻不知道如果他能抱一抱我,聽我訴說,告訴我一切都不會有問題,那我會覺得比較好過。

而我卻認為他一點都不關心我,不了解我的需要。事實上是,他給了我他認為當時對我有幫助的必需品:解決我的問題的方法。

  這一點妳最好記住:男人以解決問題為導向。

當妳的男人看到妳為了某個問題浮躁不安時,他會本能地主動接掌妳的問題,心裡想:「如何解決,如何解決?」他可能也不知道該怎麼辦,但這並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他會不停地追根究底,表面上還一副苦思焦慮的樣子。妳會想他是一張冷漠的老臉,但他卻自認為是妳的騎士,要來拯救妳。
這可以解釋為什麼男人常會對妳的脆弱感到氣憤。其實他不是針對妳,他之所以動怒係因為:

  *他覺得有責任為妳解決問題。
  *他想不出辦法,覺得自己太笨,讓妳失望。


這的確就是我公司中那些員工的心理。我先生聽到我的抱怨,他覺得是我在求他幫忙。所以他給了我一大堆建議和告誡,他愈是滔滔不絕,我就愈生氣,他的話沒有發生效用,反惹得我不高興,他自己也火大。

我們兩人那天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冷靜下來,這次的經驗我覺得很有價值,解答了男人的一項神祕。一如多數的男人,我先生無法相信他只需抱一抱我,或聽我訴說,我就很滿足。「妳是說我只需抱著妳,跟妳說不用擔心。妳就不會再哭?」他接著說:「妳並不期望我幫妳解決問題。」

我回答說:「完全正確!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關心我!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我的賴x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