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冷的空氣,在初春的夜裡飄盪。

每個人接緊了衣領,行色匆匆地從「幸福專賣店」前走過,沒有人會想在寒冷的夜裡待在外面。

此時店外突然一聲爆響,夾雜著行人的呼喊以及痛苦的呻吟,

我驚嚇地抬頭一看,「幸福專賣店」的櫥窗玻璃竟被撞碎,映出我破碎的臉。

肇事者躺在馬路上,兇器是一個空空的酒瓶,兀自在路上滾著。

好心的路人幫因為害怕而顫抖的我把這個醉漢送進鄰近的醫院,並請了警察來替我處理。

把玻璃掃好並整理乾淨後,己經是午夜的事情了。

隔天,我仍未從驚嚇中醒來,

倒是隔壁「Sea.Sun」的老闆娘--Harumi,鎮定地找人替我換下那塊碎玻璃。

Harumi找來的竟然是個女子,我有點驚訝。

女子名叫悠,她指揮了幾個工人,三兩下就把玻璃給裝好了。

為了答謝悠,我和她,以及Harumi在「Sea.Sun」裡喝下午茶,

也因為這樣,我知道了悠的故事。

悠是一個企管碩士,回來國內接掌父親一部分的事業,

她在學生時期就很出色,畢業後更加耀眼。

不過悠上面還有個哥哥,她只負責企業內部開發及廣告行梢的部分。

悠很有生意細胞,在企業界內最著名的就是--她擅於創造「雙贏」局面,

所以,每家小企業都喜歡和悠做生意。

連玻璃,悠都是以「特約」方式簽了一家專替他們服務的玻璃廠商。

而Harumi和悠是舊識,從學生時代到現在的好朋友,

在悠走後,Harumi悄悄對我說:悠什麼都好,只敗在太死眼。

「死心眼沒什麼不好。」我啜了口檸檬玫瑰茶,這樣回答。

「是沒什麼不好,可是她也沒有挑選男人的眼光!」Harumi氣憤地回答。

我搖搖頭,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感情本來就是這樣,一個願打,另一個願挨,旁人能說什麼?

我向來不愛對別人的感情發表意見,加上人潮開始湧入「Sea.Sun」,

與Harumi打了聲招呼後,我推開門打算回到「幸福專賣店」裡,

瞥見昨晚的醉漢站在我的門前,痴望著我掛的「Close」牌子。

「抱歉,我沒有多餘的玻璃可以讓你砸了。」

我斜過身擋著我的「幸福專賣店」,像一個媽媽在保護小孩似的充滿防衛。

「真的很抱歉,我昨天喝太多了,本來是打算要進入妳的店門的...

怎麼知道一個不小心....就把妳的玻璃打破了...自己又醉的不省人事...」

男子掏出了一張名片,雙手遞了過來,我接來順手放進了口袋裡。

男子有點尷尬:

「真的很抱歉,我還約了人談生意,下次再好好來拜訪。謝謝妳!」

說完後快步地離開了。

我將名片扔在桌邊,沒有再理。

隔了幾天,男子果然依約出現了。

「妳好...我想...我想跟妳買下我需要的『幸福』。」他開門見山地。

「我們店裡有嗎?」我不覺得我們店裡有賣他需要的『幸福』。

「沒有...不過...」

「很抱歉,既然沒有也不必多說了,請回吧!」我打斷他的話,做出送客的姿態。

「我知道我嚇壞了妳,我也知道這是人的自然反應...」

男子的肩垂了下來,充滿血絲的眼盯著我:「可是,請妳聽聽我的故事,請妳幫幫我吧!」

我嘆了口氣,泡了壼可以安定心神的鼠尾草茶,坐在椅子上聆聽男人的話語。

男人曾經擁有過一個女人,曾經,女人對他非常的好,也很貼心。

從學生時期,一直到現在,女人一直在他身邊,從未遠離。

學生時期的他,是風雲全校的人物,

活的驕傲帥氣,自在不羈,雖然沒有任何頭銜,但是,卻是全校的焦點。

女人是他的同學,也和他一樣擁有高知名度。

學生會總幹事、系會長、活動中心執行祕書....

一個女孩子身兼好幾職,做的有聲有色,將學校的沉重氛圍改頭換面。

她喜歡他,大家都知道,只是,大家都不知道,為何他不喜歡她?

她長很漂亮,是校花級的人物,辦事能力強,也不只是個花瓶,

個性不強勢,人隨和又好相處,她是許多男人夢寐以求的,獨鐘情於他,但他卻不要。

他身邊的女友一個換過一個,沒有一個是她的名字,她也很執著,這樣一愛,就是四年。

出社會後,以他優秀的條件,很快地找到了工作,

而她卻在銷聲匿跡一陣子後,忽然出現在他生命裡。

她搬進了他居住的小屋,每天送他上班,等他下班,像個賢慧的妻子。

他沒有對這件事做出任何行動,他知道,即使是趕她走,她也不會離開的,

再說,大家都是成年人,沒有誰應該為誰負責。

即使她如此做,他仍不愛她。

她像台PDA似的,記住了所有他的細節。

早餐要喝紅茶,前一晚熬夜的話就改成咖啡;

家裡每個星期六打掃一次,遇到周休就挪到星期五;

襪子內衣分開放,襯衫一定要燙;

喜歡喝梨子口味的困漾,心情不好會跑到山上。

她發揮了她的能力,把他的生活打理的井然有序。

即使她如此做,他仍不愛她。

如同學生時代一般,他還是換過一個又一個女朋友。

有時徹夜不歸,與女伴狂歡,讓她孤零零地替他守門,

他知道,反正她一定會等他回家,一定會留一盞燈給他。

有時喝的爛醉,回到家就倒在她身上吐,讓她替他清理污穢,隔天依然光鮮整齊地去上班。

有時在公司遇到不順心,回到家就發她脾氣,

她只會默默站立,等著他氣消再替他準備他要吃的東西。

她會把受傷的他擁進懷裡,哄著他直到他沉沉睡去,

她會把他的淚水都擦乾淨,告訴他,她會一直在這裡,不離不棄。

她從不要求回報,他知道她是真心的對他好,所以,他一直在揮霍他的任性。

有一天,她說她要畢業了,這個典禮對她來說非常的重要,希望他能到。

他茫然地望望她,同居這一年來,他連她利用校際網路修滿學分順利畢業的事都不知道。

他對她一無所知,因為他根本不關心她。

忽然間,他的心裡有個東西被觸碰了一下,

於是他開口答應她,會帶束花給她,慶祝這個人生新的里程碑。

但他失約了,與一個歡場女子,宿醉到天明,等他清醒後,己是下午的事情。

他睜開眼想著,她會等他的,如果這次她開口問,再告訴她,掰個原因好了,

於是他又翻過身,沉沉睡去。

在旅館睡到華燈初上的時分,他開車回到他的小屋裡,一反常態的,屋裡的燈沒有亮起。

他有預感,她走了。

踏入屋內,一室空黑,桌上擺著一封信及一捲錄音帶,是她留給他的。

信上只寫了:「保重。」

錄音帶重覆錄著一首歌--「缺席」。

鄭秀文獨特的嗓音在黑暗裡飄盪。

"都是你 沒有我你怎麼揮霍你的任性原諒你如果原諒是一種證明

都是你 讓我貪圖渴望過去的甜蜜原諒你容許你在最後還是缺席"

他以為自己無所謂的。所以他只冷哼了一聲。

但時間愈來愈長後,他發現自己愈來愈思念她,愈來愈想她。

身邊沒有人像她那樣了解他,他覺得孤單。

以後誰來替他準備熬夜時喝的黑咖啡?

以後誰來替他把髒污的襯衫洗淨?

以後誰來哄著他入眠,讓他平靜地睡去?

以後誰來傾聽他的悲傷,替他祈禱一切都會雨過天晴?

他發現,自己不止強烈地思念她,自己原來早在不知不覺中己經愛上她。

「我真的,真的很想告訴她...即使她不回來也沒有關係...即使她不再愛我了,也沒有關係...」

男子痛苦地耙耙頭髮:「我只想,親口告訴她...我愛她...很愛很愛她...」

「但...我又不敢去追回她...怕自己不能給她幸福...又傷了她...」

我沒有說什麼,腦中卻不斷浮起「缺席」這首歌曲。

"你的聰明我都還在學習 你的錯誤都還來得及

我的心情你比誰都在意 我的沉默你怎能看不清"

「我的任性傷她好多...但我想要保護她...讓她不再受到傷害...」

「因為...她將是我...下半生的戀人...」

我送他出了店門,一抬眼,卻看見悠靠在我的門邊,臉頰掛著二行淚水。

果然,悠就是男子所要的女子。

雖然悠把所有找得到她的方法都斷掉了,打算從此不再和男子見面,

不過他們仍陰錯陽差地在我的「幸福專賣店」裡相遇。

「悠...妳打算怎麼辦?」

「嗯...我不知道...」悠惘惘地攪攪面前的迷迭香茶。

「我只能說...如果妳還愛他...不要有任何遺憾...

給他一個機會...等於給妳自己一個機會...」

我苦笑了笑:「難道妳希望在妳很老的時候因為這件事而深深後悔嗎?」

悠仍然默不作聲。

過了很久後,才輕輕傳出一句:「可是...我被他...傷怕了...」

我不知該說什麼,悠的眼神有著沉重的哀傷。

悠不敢再像年少時那般愛的無痴無怨,那樣有著飛娥撲火的執著與不悔。

一次又一次的傷害,讓她慢慢地,退縮,退到了幸福的界線上...

窗外的外陽斜斜地照進了「幸福專賣店」,悠離開了。

本來應該可以是一對佳偶的戀人,在不對的時間裡,遇見了,

於是,就成為擦肩而過的結局,就像二條平行線那樣各奔東西般遺憾。



有人在你的身邊討好著你,讓你揮霍你的任性嗎?這是你的幸運。

因為,沒有人應讓負責別人的一切,讓你予取予求。

如果要問這樣做的原因,大概只是因為她愛你。

是的,這裡是幸福專賣店。

幸福在天涯海角,或在二個心跳,由你決定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我的賴x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