著/譚華齡

一段感情的結束,比開始更重要。

談戀愛必修的學分之一是分手。
這是一堂不能逃避又難以面對的課,
通常你會在不知不覺中面對第一次,兵荒馬亂地面對第二次,
然後如果還有第三次、第四次,你就會漸入佳境,
學會調整自己。當情事過去,你要努力走向雨過天青;當然,這是理想的情況。

大部分的時候,事情不如我們所期待,
這也是我為什麼必須在下班後趕到醫院,
探望那位因為男朋友另結新歡而吃安眠藥自殺的朋友。
這個朋友的故事我不想談,這種彷如八點檔的劇情大家都很熟悉,
一方無法接受另一方的變心,挑選了最愚蠢的方式來給對方一個教訓。

每次碰到這樣的事情我都很感慨,雖然我也深深了解並不是每段戀情都可以好聚好散,
可是,我們總要盡力以此為目標。好比你得提醒自己,不論你是不是說分手的人,
在曲終人散的前一刻,絕對不要選擇最能刺傷對方的言語,
或是說出連你自己都聽不下去的話。

我並不是在唱高調,我也深深了解兩廂情願的分手,
或是至少沒有怨懟的分手可能性可說微乎其微,
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只有說的人準備好,另外一個人如同青天霹靂。
大多數的人都會有「就算我願意跟他分手,我也一輩子不要原諒他」的情緒,
可是,這種負面的壓力只是讓積怨或悲傷的情緒累積、讓自己痛苦和難過,
甚至因為這樣而做出所謂「讓對方後悔」的舉動。

不過遺憾的是,通常對方並不會因此而回頭,
所以,當最高的激情散去,剩下的殘局還是要自己和關心你的朋友來面對。

我還想起前一陣子苦苓與前妻蘇玉珍和劉正清一場彼此報復的大戰,
愛情和慾望變成了要脅對方最大的籌碼,
所有在愛情裡曾經好或不好的都變成了呈堂證供。
我不想去選邊或評論到底誰對誰錯,
可是我卻感受到或許當事人都不曾覺察的一種撕裂。
當你這樣對待自己曾經愛過、慾望過的人,
那麼,毀壞的難道不包括自己的內心和回憶?


同時,我想起了另一位朋友的一段奇特戀情。
那個女孩叫rain,在她第五次戀愛時,認識了一個縱橫情場多年的情人,
對方溫柔體貼、細心風趣,除了偶有風流韻事,沒有其他的缺點。
不過,這個情人拒談婚事,從不對任何人做出永遠的承諾,
同時,他也不要求你給任何承諾,不要你為他改變一絲一毫。

第一次聽到時,我直覺地質疑rain:他真的愛你嗎?
他怎麼可能這麼不在乎?
可是,當我在rain的書桌上看到她與男人的照片,我卻毫不保留地相信了他們的愛情。

相片裡,兩個人笑得比身前的花田還要燦爛,
男人輕搭著rain的肩,rain的髮梢比平常更向男人的身上挨近了一點,
他們沒有刻意的親膩,卻讓人感覺幸福得很合宜;
雖然是一張照片,卻有甜蜜的空氣在流動,
不需要解釋或說明,任何人都可以一眼看出他們彼此相愛。

正因為如此,我更疑惑了,這與我熟悉的愛情定律大不相同,
難道世界上真有如此理智的愛情?
rain看出了我的疑問,她告訴我關於這個情人的特別之處。

「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他這樣的情人,
他對自己作為一個情人的標準比一般還要高出1/3
,幾乎可以說是一種模範。他可以對你好,
在到達他可以被要求的底限之前,比世界上的任何人對你都好。

他會記得你順口說想要的一樣小東西,他會記得曾經答應帶你去哪裡旅行,
他會幫你記得朋友的生日,只要在他精神體力能夠支撐的範圍內,
他絕對讓你過得像個公主。

「還不只如此。他的付出不期待,甚至不希望你回報任何一丁點。他不要你的任何東西,
有形無形都是一樣。任何足以毀損你自己、掏心掏肺的、犧牲奉獻的愛,
他一律禮貌地推回,他寧願你像自己、為自己。」

我聽了久久不能言語,這對任何一般人而言都不可思議:
「rain,但你不覺得這是他在拒絕你,拒絕你進入他的生命、拒絕你愛他的心?」

rain笑了笑,「的確,我也曾經這樣想過,也為了這個念頭徹夜難眠,
我想,愛不就是要悲喜與共?可是,有一次他對我說了一句話,
他說,他不要在愛情上負情債,也不希望我這麼做。」

「我突然明白,他的作風或許是一種拒絕,但也因此最不會毀傷我。
如果有一天,我必須跟他分手,不論是為了任何理由,我想這都會讓我傷心,
應該也會讓我狠狠地掉個幾公斤,我會無聲地痛哭,會在喝了酒後淚流滿面,
可是,我知道跟他分手不會讓我崩潰。
我會繼續上班、赴朋友的約,認真地玩、努力地笑;
我可能會趁此機會出國散心,但是我不會讓自己需要百憂解和心理醫生。」

她頓了頓,迎上我不可置信的眼神,
「或許你會好奇,這樣是不是表示我不夠愛他?
或是我的感情也已褪色。但我可以告訴你,這種愛情存在時比任何形態都美麗,
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愛情模式。」

因為他什麼也不曾要,所以你什麼也不曾失去。
過去,我們在愛情裡習慣為所愛的人掏心挖肺,
為了對方,寧願毀棄自己的生活規律和原則,
所以一旦對方提出分手,你突然變得一無所有,無法面對。

「可是他不同。他讓你付出的,一定是你充盈足夠的,
你不需要為他去借情感的高利貸,也不需要一直支付循環信用利息。
所以,即使他離開,你還是你,完整的你。
於是你知道自己無法恨他,也不會充滿怨懟,
你可能只會說,或許我們緣分不夠,或許我們相遇太早,
而他,又可以把電充滿,滑向下一個愛情的港口。」

rain闡述著她神奇的情人,而我想著一種自由的愛情,
在人生的比重上,真真實實地不超重、不需要額外付費。

這種輕量級的愛的方式,讓我想起另一個朋友每次在分手後,
總是選擇給自己一段時間等待。很多朋友都罵她虛耗青春,但幾次下來,
大家慢慢發現她的等待不見得是一種錯誤的決定。
因為,她的等待不見得是要等對方驀然回首,
更多的時候,是等待自己慢慢從傷痛中平復、從眷戀中出走。

她曾經對我說,自己不是一個絕對的、夠決斷的人,所以無法壯士斷腕;
但是,在時間的挫磨下,她可以磨去很多尖銳的、清晰的、強烈的情緒,
因此,等待變成了她的緩和劑,讓她有時間,也有充足的能量可以面對。

很久以前,我曾經在書上看過一位企業家說:
「一個工作的結束比開始更重要。」
而多年來歷經別人與自己在愛情上的分合,我也得到一個同樣的結論:
在感情上,結束,同樣比開始更重要。
這不僅關係著你如何為自己交代,也代表著你要儲存什麼樣的能量前進。

分手,是一種學習,也是一種中繼站,
透過這裡,你學會如何在情路上前進,
也學會整理自己、記取教訓;
為自己負責,然後往下一個愛情的關口邁進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我的賴x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