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這樣,我們踏上了返回高雄的歸途,因為小巧跟阿喵都在高雄,而且回高雄才有我媽可以幫忙照顧小巧,我們繼續復健,再加上我媽幫我們找了他的學長()要幫我針灸,在這樣強大的後勤支援,當然我們就決定先搬回高雄住,待我的狀況更好一些,在打算回台北,在盼女心切的期待下,我們很快弟就在小年夜的傍晚抵達了家門,幸好,分開的這段時間,我們都有跟他視訊通話,所以並沒有發生不認人的窘境,就在小年夜的隔天,我們就商請媽媽的學長幫我們看診,醫生一看就說 我這個真的很嚴重,所以從過年放假結束後,我們幾乎天天去找許醫師針灸,因為效果真的很顯著,在離開和平醫院時,我的手腳幾乎沒感覺,但隨著一天一天針灸的刺激,慢慢的我對於冷熱,甚至觸摸都開始有了感覺,讓我們對於許醫師的醫術有了更大的信心,當然除了針灸外,還是要配合復健運動,所以我們就掛了鳳山醫院,在那裏,我們遇見了很好的醫生與復健師,也是因為去了鳳山醫院復健,我們才知道當時在和平醫院學到的走路方式是有問題的,但老師仍很有耐心地重新教我們,甚至陪著我們慢慢地練習,就這樣,在鳳山醫院的幫助下,我慢慢弟可以自己靠拐杖走一段距離了,甚至後期,老婆送我到醫院門口後,就讓我自己走去復健室上課,下課也是這樣走到停車場上車,就這樣我逐漸地脫離了輪椅,只是當時仍只能平面移動,無法上下樓梯爬樓層,當時最大的課題就是要爬上三階樓梯,因為台北的家門口有三階樓梯需要克服,我們也跟治療師討論,所以他們當時練習的重點就著重在大腿內側肌力的練習,也是在鳳山醫院,我們做了第一個腳架,因為當時腳的張力很強,所以若沒有腳架,我的腳會一直翻起來,無法踩平,影響我走路,也謝謝當時的治療師主動幫我們做了腳架,讓我可以走得更好。

 

    我的賴x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