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要轉入一般病房了,老婆勢必也要比較長時間在醫院陪我照顧我,雖然萬般捨不得,我們還是只能請岳父岳母他們帶小巧回去照顧,這樣老婆才不用每天兩邊奔波,太過操勞,在這段期間,每天來探望的親戚、朋友、同事們,幸好我都還可以清醒的認得來的人,因為以當時斷層掃描與核磁共振檢查的結果來看,我右腦受傷的部分幾乎超過45%,若是傷在左腦,我大概就不會是我了,可能誰都認不得,也無法說話與思考,就這樣我們就轉到一般病房繼續休養了,而到了平安夜,老婆就載著小巧與岳父母來醫院跟我道別,因為他們要回台東了,跟我道別完,抱了抱小巧,老婆就帶著岳父岳母跟小巧一起去火車站了,到了火車站,買好票,送他們上車後,老婆站在月台邊,看著坐在位子上啃著餅乾的小巧,隨著火車慢慢地啟動離站,老婆隔著玻璃和小巧揮手掰掰,老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在月台上上演著十八相送,小傢伙卻像個沒事的人兒,默默地啃著餅乾,喝著果汁,還在那邊開心地揮手掰掰,孰不知爸媽都心碎到快死了

我的賴x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